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热辣新妻小说 陆墨沉云卿章节阅读

时间:2020-02-11 17:11:57热辣新妻作者:爷俊美无双

《热辣新妻》小说的主角是陆墨沉云卿,是爷俊美无双写的现言小说,精彩片段节选:丈夫和小三车祸搞伤了,她是主治医生。婚姻溃烂,她接手S市最尊贵男人,负责把他的‘隐疾’治好。治疗室里,当她见到男人时,蓦地一怔,小脸羞红。男人一个用力将她抵在墙上,“医生,咱们以前见过么?我怎么一碰到你就治愈,嗯?”“……”放屁!她还是黄花闺女!然而某日,出现两只小包子,长得和她很像。云卿再度风乱了。男人深夜将她关在房间,嗓音暗哑:“和你老公离婚。”“我不!”“敢反抗?那证明我还不够卖力,嗯?”“……”从此以后,白天也是黑夜!

推荐指数:10分

《热辣新妻》在线阅读

《热辣新妻》陆墨沉云卿免费试读

热辣新妻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001:要我解释多少遍,我没给别人生过孩子

炙热的夜晚,她双手拷着皮链,被困在大床上。

嗯~”

灼热的体温,炽热的呼吸。

带着浓烈的男性气息,低哑磁沉咬着她的耳朵,舒服了?

……

唔…!”

云卿猛地睁开眼睛,看着寂静空洞的办公室,蹙眉捂住绯热的脸颊。

怎么总做这个梦?明明她没有任何经验。

起身到小水池扑了把脸,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来的护士很急,拖着她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解释::云医生,来了个男病人病人,大半夜的和女友在车里那啥,做的太激烈,车滑下山,伤了命根!”

云卿听着,神色淡淡,她的科室本来不需要值夜班的,但苏家玉有事找她替班,发烧感冒跟皮外伤这都不是事,却没想到,竟真有人大半夜的那方面有问题看急诊。

高级单人病房——

云卿翻着病历往里进,嘴里一个‘顾’字随着抬头,看清楚病床上的人时,她又低头看了眼病历本上的名字——

顾湛宇。

病房内,病床边坐着一个小美眉,十几岁呢?羞红的脸,迷离的眼,正用漂亮的美甲戳着男人的胸膛,顾少,你的宝贝坏了怎么办?”

你不是更喜欢别的?”

你讨厌!”

顾湛宇抬头,欣赏着小美眉脸上的娇媚,余光瞥到了门口处,一怔,笑没了,眼睫阖了阖。

云卿站在光底下,刺眼的白光,将她的表情模糊成一片。

指腹重重刮过病历本尖锐的棱角,她走进去,扫了眼男人腰腹盖着的白布,听护士说具体病情。

用力过度导致充血,滚下山加重充血,没有大碍,建议住院两天。”这是云卿听完后的诊断结论。

顾湛宇盯着她,匀净的脸,细眉淡眼抬都不抬,嗓音一如既往的清寡。

他眸子一瞬阴鸷,也不看就诊断啊?”

云卿低头写病历,没理他。

手被男人猛地攥住,扯了下去:你不就是看这个的?给我看!”

云卿笔头一顿,纤指反握,往那白布下,左戳右戳上捅下捅,顾湛宇猝不及防的闷痛中,她轻轻落睫:看样子得住五天院了。”

护士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很快接话:顾先生,住院的话,请问你的家属在吗?”

护士知道那小美眉肯定不是,正想说需要家属办理手续,见云医生走了过来,我是。”

……”

云卿再次跟她确认:我是他的家属,住院单给我吧。”

护士嘴巴张得老大,目光在两个人的脸上来回。

云医生是这位风流顾少的家属?!妹妹吗?可是长得不像啊,那……

病房里一瞬间,诡异的安静。

床头的小美眉凌步走过来,盯着这个白皙沉静的女医生,充满敌意,大婶,你是顾少什么人?”

哼,不管你是谁,我告诉你,我怀孕了!”

云卿把笔丢到垃圾桶,顺势挂了下耳边柔亮的碎发,浅粉的唇笑起来有些懒懒的: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我上你了?玻尿酸下次打准点,别打到脑子里去了。”

护士嘴巴又张大,云医生平时挺斯文的……

小美眉愣是好久才明白过来,惊慌尴尬地去摸自己的脸。

云卿走出去,顾湛宇挣扎着起来,追了出去。

门口。

云卿猛地挥开男人擒过来的手掌,碰了脏东西一样浑身冷颤。

嫌我脏?你有多干净?”

顾湛宇冷笑,高大的身影覆盖住她,阴狠的扫了一眼她白大褂上的名牌,这些年我不碰你很寂寞是吗?所以当这种不三不四的医生,天天看男人那东西?”

云卿闭眼,轻声开口:相互折磨五年,顾湛宇,我们离婚吧。离婚后你找你的学生妹,我过我的日子。”

顾湛宇一愣,呼吸仿佛窒住,猛地攥住她:离婚,好成全你勾三搭四吗?云卿,知道我为什么专找嫩的吗?因为她们干净!”

又是这句!

我没有和别的男人怎么样过!为什么你就是不信?我没有给别的男人生过孩子!你还要我解释多少遍?”云卿吼了出来。

顾湛宇一把将她掼在墙上,不顾走廊来往的人,掀开她的白大褂,手指摸进衬衣里面,她腹上的一条疤痕,像被刺了一样,他面目狰狞。

那你夏天从不穿泳装,为什么?因为你心虚,云卿,我恶心你!离婚?做梦!就像你说的,相互折磨也好,我让你当一辈子活寡妇!”

力道消失,云卿一动不动,听着不远处小美眉冲他哀怨:顾少你都有老婆了,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生啊,至少是我的种!”

云卿看着他唇边示威的笑,搂着女孩进了病房。

对面有护士低声道:原来云医生结婚了。”

这怎么回事啊?”

挺惨的,丈夫和小三车震搞伤,她是就诊医生,唉……”

……

另一间高级病房的门打开,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跟在后面的沈青豫,边走边道:老太太没什么事的,就是想俩小的了。二哥,既然都来了医院,顺道去一趟男科呗?”

做好了调侃被打的准备,沈青豫却察觉到前面的男人停步了。

沈青豫跟着停下来,顺着男人的目光去看,怎么了?”

男人的视线似乎盯着什么,脸色晦暗不明,什么也没讲,径自又往前走了。

沈青豫愕然,朝着走廊的尽头去看,看到了云卿。

002:先生,身体挺好

002:先生,身体挺好

第二天,云卿约了苏家玉一起吃火锅,口味儿选的变态辣。

吃到一半,苏家玉看着云卿红红的眼睛,筷子一搁,气愤地大骂,下午我好死不死是在手术室,要是我在啊,手术刀一把剁了顾湛宇那玩意儿再把小三捅烂!”

云卿慢慢的拿起啤酒,清冷笑了,支持啊,香肠切成两千片,鲍鱼剁成蒜蓉,嗯?”

苏家玉目瞪口呆,想象着她话里的比喻。这特么有点狠了吧。

这妞平时看着仙气满满,私底下么……呵呵哒。

只是瞧她那自若的样子,又心疼:少装没心没肺,你就是嘴硬心软。”

云卿夹菜的动作顿了顿,脸上仍旧没有悲伤的表情,换作以前,她的确疼的撕心裂肺,可是五年了,再多的感情都被顾湛宇磨干净了。

卿卿,你要龟缩到哪一步?今天闹的那么大现在医院谁不知道你的事了,你还怎么呆?他顾湛宇这些年玩疯了,故意的,摆明了是让你生不如死!”

我今天辞职了。离婚,我也提了。”

苏家玉一愣,妈地就从不按常理出牌,说辞职就辞职!等等,靠,终于提了,你这语气还舍不得啊?”

云卿轻笑一声,往苏家玉的碟子里加了许多辣椒粉,安心吃你的辣椒!”

讲完,她把辣椒罐放下,郁闷地叹了口气。我就是不明白,我那么干净,他为什么就是看不到?就因为我没有膜?医院的报告都说是外伤裂了,还有我腹部的疤,六年前十二指肠手术留下的,他就是不信,我何必说谎,除了他我还认识哪个别的男人?”

苏家玉一顿,神色有点讳莫,那份处女报告其实……

唔,我得去趟洗手间。”

苏家玉回神,用我陪吗?”

云卿摇头,离开餐座,循着标识找,只是人太多,将她挤着,云卿本喝得微醺,走到僻静的走廊里,她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她皱眉回头,蓦地——

一股力道袭来,有人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口鼻,是湿纱布,极淡的药味还是被她闻了出来,是迷药。

云卿迅速屏息,抬手朝着对方的痛处打去,男子不料,痛的松开了手。

抓住机会,她涌开人潮逃跑。

后面传出狠戾的声音:她往那边跑了,快追!”

……

云卿使劲跑,跑出人群,迷药的药劲儿上来了,她看到面前有两间屋子,随便选了一间,就闯了进去。

男厕所里面一众男人顿时,愣住!

他们纷纷扭头,看着这个气喘吁吁的漂亮女人。

长裙摇曳,白腿婀娜,瓜子脸却长得冷冷淡淡,醉得脸红红。

美人闯男厕所,反倒让人惊艳,大家都等着她窘迫。

只是,她细长的美眸使劲儿睁了睁,就看到一排男人举着家伙站在那里,一瞬间的恍惚,让她以为是在自己的诊室。

于是乎,她镇定地走过去,挨个点评着问题。

一滴一滴的,大哥,前列腺该检查了。”

一听就分叉,小哥,撸太多了啊。肾亏。”

……

几句下来,男人们涨红脸,却反驳不能,吓得纷纷提裤走人。

云卿挑眉,迷离的眼睛里很无辜,跑什么,有问题咱们治疗,我口碑不错的,专治不和谐,治好的案例很多…怎么都跑了?咦,还有一个……”

她一瞥,最里面的便池前,一道高大的侧影纹丝不动,西装笔挺,模样冷酷。

有种男人,即便是连嘘嘘都散发着一股‘我很优雅’的气息!

云卿莫名的被那股强大气场静了静,复又糯糯笑了。

她走过去,嗯,听水声,先生你肾挺好,恭喜。持久超强,最少半小时以上,我说的对不对?”

……”

没等来回答,周围的空气还冷凝了几度!

难道猜错了?

不可能,她这项绝活还从没失误过。

本着求真的原则,云卿走到男人的身前,弯下纤腰,俯身的动作有点猛,她俯到了男人的西裤裆部,云卿自顾自地拨开男人的右手,仔细凝视过去,就像在实验室看模型。

足足半分钟后,她抬头,雾气氤氲的眸子里满是专业,轻声喃道:长得真标致呢。”

……”

两道已经盯了她一会儿的寒光,此刻浮上碎冰。

气压低的吓人。

云卿浑然未觉,就听到耳畔一声低冷肃杀的:滚!”

这还是陆墨沉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评价他老二。

长得真标…致?

披头散发的女醉鬼,究竟看过多少男人的?一副专业点评师的口吻。

不正经的浪……荡女!

男人的脸迅速阴沉下来,大手拉上裤链,修长笔直的腿沉步往外走。

什么人嘛。

夸你有吸引女人的本钱你还不高兴?

云卿挑了挑醉眉,话还没说完,她也就跟出去,继续补充道:不过先生,很久没用了吧?我刚才就看了那么一下,小兄弟向我致敬了。这东西还是得常用……哎,人呢?”

她飘转眼眸,看着空空如也的走廊。

这男人是一阵旋风吗?

好心和你说医嘱,也不听……”

话没讲完,她迷迷糊糊地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疾步走着的男人听着身后的动静,脚步不由放缓,他迟疑地思忖了片刻,继续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

沈青豫捂着嘴从墙角处走了出来,视线再看向地上的云卿时,眼神中多了震惊和敬仰。

这个女人说,二哥的小兄弟向她致敬了!

卧槽,那她不就是二哥的福音?

他必须为了二哥的病做点什么!!!

003:给送了个女人

八点十分,总统套房。

暖橘的光衬着整面落地窗,沉木办公桌上摊开文件,云纹地毯,一切矜贵而沉静。

突然房门被踢开,伴随着女人软糯的声音。

靠,累死小爷了……”沈青豫靠在门,扫了眼宽敞无人的房内,再看向亮起灯的浴室。

他轻吹了个口哨,将怀里棉花似的女人送进去。

大概是床很柔软,云卿躺上去,迷离的睫羽微微动了动,舒服的一声,沈青豫听得耳朵一颤。

他迅速盖上被子,看了眼浴室方向,拿出手机进大群。

沈青豫:宝宝们,我给二哥床上送了个女人!我明天活着的概率有多少?在线等……急!

沈青晔:0,不谢。

秦律:0

季斯宸:0+10086

沈青豫:如果是个极品呢?很惊艳的那种。

沈青晔:二哥身边缺极品吗?一大波女票哪个不惊艳?有用吗?得二哥硬的起来啊!

沈青豫:这个不一样,她说二哥对她有反应。

季斯宸:实话?

群里一阵沉默,沈青豫有点慌了,他看了眼床上昏迷的云卿,脸色有点便秘。

沈青豫:应该是吧……

季斯宸:确定?

沈青豫:我现在赶紧把她抱出去!

沈青豫想把云卿搬出去,可床底下钻出一条毛茸茸的大黑狗,摇晃着尾巴,跳到了云卿身边,温顺地对着云卿又舔又蹭。

呜汪!”

八哥,你凑什么热闹。”沈青豫冲着大黑狗嘘了一句,便去抱云卿,谁知狗狗突然跟护食似的凶起来,匍匐着前腿冲着沈青豫敌视着。

你不是和你爹一样不近女色,怎么突然对她又亲又舔这么感兴趣?八哥,这是人,跟你不是一类!你要有兴致哥带你去宠物所,小奶狗应有尽有!一看你也不是啥正经汪~”

汪汪汪……”

沈青豫纠结再三,发现他打不过一条狗。

他妈的!

……

不知过了多久,云卿昏沉地睁开眼,身子好烫,不正常的烫。

而且好多汗,她立刻猜到迷药里混杂了那种药物,现在显然是发作了。

自己好像被人救了啊,现在这是哪里?

奢华的房景进入眩晕的视野,还有一股清冽的气息,她强撑着站起来,嗓子冒烟了一样。

她燥热不已,迷离地听见耳畔有哗哗的水声?

啪——!

浴室门豁然被打开,挺拔伫立在水柱下的男人,修长手指顿在深刻的脸廓上。

漆黑的眸子,缓缓一转。

总算找到了……”一道娇然的纤影,几乎是扑到盥洗台。

云卿俯身仰颈,嫣红的唇微微张开喝水,冰凉的水滑过脸,锁骨衣领……

这样的刺激让她说不清是舒服了,还是更难受了。

身体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但她身为医生,知道那是什么感觉,糟糕了。

她抬头,看到镜子里的女人,嫣然的脸,迷离的眼,上身的白色短衫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一半,香肩下薄薄的裹胸,她咬着唇,手指无意识的顺着腰肢,再往上……

镜子里另外一双深邃如墨的瞳孔,狠狠凝滞了下。

男人视线盯着那只小手滑上她的曲线,她扬起的粉颈犹如天鹅,肌肤上有一层细细的香汗,她把手指吮入嘴里,嗯……”

男性喉结微微滑动,镜子里的女人突然转过头。

四目相对——

哗哗的水声仿佛停止,空气死寂。

陆墨沉一僵,但也只是一瞬,仿佛没窥见般,深眸一敛,优雅地摘下浴巾,裹住紧窄的腰。

云卿的手还在自己的包子上。

此刻,她觉得死都解决不了问题……

实在难受不行,打算自慰来的……妈地,浴室里怎么会有一个男人?

还是个极其俊美高大的男人!

这他妈就尴尬了……

《热辣新妻》小说已经完结啦,想继续阅读精彩内容的朋友们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热辣新妻》即可,要记得关注我们哦!

热辣新妻

热辣新妻

作者:爷俊美无双状态:已完结

《热辣新妻》小说的主角是陆墨沉云卿,是爷俊美无双写的现言小说,精彩片段节选:丈夫和小三车祸搞伤了,她是主治医生。婚姻溃烂,她接手S市最尊贵男人,负责把他的‘隐疾’治好。治疗室里,当她见到男人时,蓦地一怔,小脸羞红。男人一个用力将她抵在墙上,“医生,咱们以前见过么?我怎么一碰到你就治愈,嗯?”“……”放屁!她还是黄花闺女!然而某日,出现两只小包子,长得和她很像。云卿再度风乱了。男人深夜将她关在房间,嗓音暗哑:“和你老公离婚。”“我不!”“敢反抗?那证明我还不够卖力,嗯?”“……”从此以后,白天也是黑夜!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