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一往秦深小说 谢朗秦珂雨章节阅读

时间:2020-02-11 18:07:17一往秦深作者:冷暖自知

《一往秦深》小说的主角是谢朗秦珂雨,是冷暖自知写的现言小说,精彩片段节选:生日聚会大冒险?势在必得答应!然而……身处险境,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谁?莫名其妙的愤怒又是什么鬼?竟然带她孤男寡女进了房间?拜托,先生,小女子不仅不认识你,还是名花有主好吗?什么?未婚夫被踹?她被迫天天见到他?好吧……可是……怎么慢慢就习惯了危险时候他的到来?怎么会开始期待幻想与他的未来?在这场博弈中,她的心却逐渐沦落……当真相一点点揭开的时候,她是选择投入他的怀抱,还是转身离开?

推荐指数:10分

《一往秦深》在线阅读

《一往秦深》谢朗秦珂雨免费试读

一往秦深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第一章注意一点

是夜,倾盆大雨从天空中落下来,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滴滴答答砸向地面。

秦珂雨满脸疲惫地将车子倒入车库中,停稳之后,这才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啊,姐夫,慢……慢一点,太快了……”

女人的娇喘透过雨声传过来,混合在一起,此起彼伏。

正准备走,却见旁边停着的谢朗的车子正摇晃个不停,呻吟不绝于耳。

很明显,里面的人正在做着某些不可描述之事。

秦珂雨的脸色没有碰到的变化,淡淡的瞥了一眼,漫不经心地双手交叉环胸,就这么站定着,没有再挪动脚步。

毫不忌讳的声音一阵阵敲击着她的耳朵,她有些恶心地皱了皱眉头,下一刻,却又平静如常,一点儿也不在意的模样。

不一会儿,车子停止了晃动,淫靡的声音也不再响起。

似乎是结束了战局。

秦珂雨淡定地走过去,敲了敲车窗玻璃。

与此同时,车厢内灯光亮了起来。

交缠结束了的男女正穿着衣服,听见声响,视线一同朝那里看了过去。

女人睁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恐,抓着来不及穿戴整齐的衣服护在自己的身体上。

反观谢朗,却是一脸的无所谓,斜斜睨了她一眼,唇边溢出一抹嘲弄,丝毫不在意的模样,随后点燃了一支烟。

秦珂雨淡淡一笑,漫不经心开口道:麻烦你们注意一些,毕竟这种事情要是被佣人看到就不好了。起码,把车窗拉上。”

一番话,无论是态度还是言辞,都仿佛无她无关似的。

烟雾缭绕中,女人眼眶通红,哭的梨花带雨,姐姐,对……对不起……”

谢朗看了身旁的女人一眼,掐灭了烟,转向秦珂雨的目光很冷,声音淡漠道:我的事情,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儿了?”

秦珂雨耸了耸肩膀,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勾唇笑道,我只是在替我亲爱的妹妹考虑她的声誉问题而已。”

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秦珂晴,也就是车内那个神情如同小兔子受惊了一般的女人。

秦珂晴上齿轻轻咬着下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泪眼朦胧,明明做出这种事情的是她,可这样看起来,却好似她才是那个委屈的受害者一般。

姐姐,我和姐夫是真心相爱的,虽然对不起你,可……可是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啊……”

一边说着,眼泪一边簌簌”的落下来,却又做出强忍的样子。

惹人怜惜的姿态。

对不起,姐姐,求你原谅我,我……我真的很爱姐夫……”

语罢,抽吸着鼻子,定定看了身旁男人一眼,满是爱慕。

秦珂雨淡笑一声,挑了挑眉头,不甚在意地打断道:无所谓,既然妹妹这么喜欢,就拿去好了。反正,我和他的婚约,也不过是骗大众的幌子而罢了,有何不可呢。”

秦珂晴是她的妹妹,谢朗是她的未婚夫。这两个人背着她搞在了一起,她却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本就对这个男人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哦,不,还是有感觉的——满满的恶心。

她嫌脏。

真是想不到,秦家大小姐原来这么大度吗?”谢朗冷笑着,眸色猛的一凝,嘲讽道,还是说,秦大小姐早就已经见惯了这些欢爱场面,所以丝毫不介意,更不知道避讳?”

面对这样的口气,秦珂雨压根儿没有什么反应,就如同眼前这一男一女只是两个陌生人一样。

她伸出手,将左侧的头发拢到耳后,抬起头来的时候笑的自然,我只是碰巧在车库看到,好心过来提醒你们,似乎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吧?君子坦荡荡,又有什么需要介意和避讳的呢?”

月亮从黑压压的云层中探出脑袋,撒下点点光明。

谢朗对上那般笑脸,有片刻的失神。

况且,我并没有打扰到你们,我可是在旁边等到你们结束了,才过来的。”秦珂雨挑眉打量了二人一番,已经差不多穿戴好了的,也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谢朗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紧了紧,却是没有被人发现。

他真是厌恶死这个女人的这幅样子,明摆着是为了谢家的钱,竟一点不隐藏,也对其他的什么不表现出任何兴趣。

目的直接且明确地让人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秦珂雨耸了耸肩,慵懒地抬起眼皮,对二人一笑,既然你们不觉得不好,我当然没有理由再说什么。那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语罢,转身,打开伞,步入夜幕之中,朝大门走去。

谢朗微微眯着双眸,目光锁在离去女人的背影上,神情莫测。

回到卧室,秦珂雨背靠着门,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没有了刚刚的淡然,反而充满疲惫的色彩。

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她才会卸下伪装。

勾唇,苦笑。

好累。

……

夜已深,周围一切静悄悄的。

砰——”

秦珂雨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猛的撞了开来,巨大的响声立马就把她吵醒了。

她心中一紧,不自觉捏了捏被子。

深吸一口气,起身,顺着月光看去。

不是别人,正是谢朗。

只见他脸颊微醺,走路有几分踉跄,巨大的酒气扑鼻而来。

他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床上的秦珂雨,一闪而过的锐利。

秦珂雨松了一口气,从床上走下来,过去开了灯。

看着浑身酒味的谢朗,皱了皱眉头,谢先生,你这是走错房间了吧?”

谢朗没有回答,目光依旧一动不动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落在裸露的肩颈上,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秦珂雨捂住鼻子,喝酒醉,撒酒疯?那我当回好人帮你去喊佣人来。”

话音落下,她就准备朝外走去。

她可不想把房间让给别人,特别是这个男人。

况且,浓烈的酒味难闻死了。

只是,她才刚转身,谢朗便拽住了她的手,生生往怀中一拉。

猝不及防的她就这么跌倒在了他的怀中。

周身一片灼热,男性气息与酒味混杂在一起,着实令人不舒服。

喂,你……”

秦珂雨揉了揉撞疼了的脑袋,抬起眼眸,正好对上谢朗深不见底的目光。

一切好似突然安静了下来。

像是有着某些致命吸引力一般,谢朗情不自禁地俯身,想要吻上去。

你干什么?”秦珂雨皱着眉头,用力地一把将人给推了开,退出那个怀抱。

谢朗也不多说话,反身将她压在了墙上,呼吸越来越急促。

意识到不对劲,以及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秦珂雨冷了冷神色,咬紧了牙关,谢朗,你清楚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谢朗眯起眼睛,你是我的未婚妻,有什么不可以?”

声音不同于平常的冷漠,反而多了几分戏虐。

秦珂雨轻哼了一声,你我都知道,我们的婚约,根本没有半点的感情可言。”

那又怎么样?”谢朗捏住她的下巴,声音冷咧,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我只知道,我现在要做的事情,理所应当,名正言顺!”

说着,便伸手从衣服下面探进去。

秦珂雨眸色一凝,反应很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她的态度也很坚决。

……

以后再喝醉了,认清楚,我这里可不是你能随便撒酒疯的地方!”

秦珂雨拍了拍手,潇洒地关上了房门。

第二章莫名其妙的男人

回想到刚刚,气氛的确有些微妙。

可惜的是,她对这个男人半点兴趣都没有。

好在,她这三脚猫的功夫,虽然许久没练过,倒还派得上用场,也好在,谢朗是喝醉了,才没有还手之力。

三两下,就将人给揍了出去。

不甚在意的耸了耸肩膀,转身回到床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

然而怎么放松,都很难再进入梦乡。

总觉得心理堵的慌。

还是很不好受啊。

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她一个弱女子,对方可是身强体壮的男人……

心情莫名地有点儿难受了……

嗡嗡嗡——”

这才刚躺下没多久,电话就响了起来。

秦珂雨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拿起来一看,富二代付泽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

没多想,接听。

秦珂雨,出来玩玩呗,大家一伙儿正好聚在一起,就差你一个人了。”那端的声音突然一下子有了几分扭捏,吞吞吐吐才说出后面的话,今天也正好是你生日,就当作为你庆祝了。出来吧,别这么乖还待在家里了。”

嗯?

秦珂雨愣了愣,随后坐起身,低头看了看时间。

凌晨十二点刚过没多久。

正是新的一天。

生日啊……难为还有人记得。

反正也没有睡觉的心情,一年也就这么一天的日子,干脆就出去疯个够好了!

她现在正是需要发泄的时候!

一咬牙,把心一横,她点头答应道:好,我这就来!”

……

黑暗的房间中,一名男人坐在靠背椅上,神色冷峻,眼底一片幽深,谁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些什么。

刚走进门的秘书微微躬身将一叠东西递了过去,恭敬道:夏总,资料已经查全了,都在这里。”

嗯。”夏逸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将那些文件拿起来,翻看,神情却是不自觉的柔和了几分,眼眸也是透露出些许期待。

秘书想了想,犹豫几分,还是道:怕是,这一次的和之前的一样,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是您要找的那个女人……”

我自有打算。”夏逸冷声打断,有几分倦容,问道,她在哪里?去看看。”

语罢,合上了文件,起身。

秘书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夏总只有提到她的时候才会这么屈尊降格,然而这次这个女人的资料也不一定就是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

这么多年,夏总却从来没有放弃过。

着迷”酒吧里。

巨大的音乐声充斥着整个耳朵,靡乱又放纵。

男男女女衣着暴露,勾肩搭背,摇晃身体。

才刚刚迈进脚步,看到是这样的气氛,夏逸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一身西装革履的他,显然和这个唱歌有些格格不入。

秘书略略有几分尴尬,刚想完询问自家总裁要不要出去等,就见夏逸已经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他连忙跟上去。

从进来到现在,夏逸的脸色一直h很冷,什么话都没有说,却是直勾勾地盯着不远处的某个人。

秘书想了想,还是说提出来:夏总,要不要我去把她叫过来?”

不用。”夏逸摇了摇头,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心中却是隐隐渗出几分疲惫与害怕。

只有他自己知道,是多么害怕得知多年前那个小女孩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酒吧的卡座中,几个年轻人围绕着坐在一起,有男有女,时不时传来几分嬉笑声。

珂雨,终于到你这个寿星输了!”

大家祝福了一番之后,一群年轻人便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秦珂雨端着酒杯,轻轻晃了晃,抬起眼眸,笑道:我选大冒险。”

既然这样,那你就在这酒吧中找个男人索吻吧。”付泽凯双手交叉环抱着胸,坏笑着。

秦珂雨的目光缓缓移到那个玩世不恭的富二代付泽凯身上,很轻而易举地就看到了他的挑衅意味。

彼时,她已然有了几分醉意,却是佯装笑的从容镇定,我要是真这么做了,总得有点什么奖励吧?否则,我岂不是亏大了。”

明晃晃的大眼睛里,丝毫不惧怕。

付泽凯听见这话,眼底闪过某种光彩,伸出手,指着自己小拇指上的尾戒,只要你敢做,这个戒指就送给你了,如何?”

说着,他便脱了下来,放在桌上,递过去。

灯光洒在钻石上,折射着耀眼的光彩。

一时间,周围人纷纷开始起哄。

谁都知道,付泽凯的这枚戒指,十分昂贵。

秦珂雨的目光一直落在戒指上,确认的确价格不菲之后,慵懒地抬起眼皮,淡淡勾唇一笑,说话可要算数!这枚戒指,我就先收下了。”

话音落下,便直接拿起来,收进了口袋中。

一言为定。”

付泽凯笑的戏虐,却在见到秦珂雨真的像模像样地转身扫视酒吧一圈寻找合适男人的时候,一闪而过的愣神。

他还以为,她会找他……

秦珂雨的视线很快就定格在了不远处一个角落中穿着西装的男人,看起来就像是职场精英。

这样的男人,比较正直,得手之后也很容易可以离开的吧?

她毫不犹豫地起身,朝那里走过去,身子有些摇晃,脑袋晕乎乎的,却还是甩了甩头,强撑着忍耐住。

本就是为了活跃气氛而开的一个玩笑,付泽凯却没有想到秦珂雨真的要这么做了。

大家都是一副看好戏的眼神,他动了动嘴,终究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

先生,一个人喝酒,不闷吗?”秦珂雨来到男人面前,笑盈盈的模样。

她本就长的美艳,此时在酒精的作用上,举手投足之间,愈发的动人心魄。

精英男一时间看呆了,压根儿不相信这种美女会来搭讪自己。

秦珂雨将酒杯和男人的相碰,勾唇一笑,凑近道:不如,我陪你喝一杯,如何?”

她正准备说出一杯酒换一个吻的话,却突然被眼前的男人给抓住了手。

精英男嘿嘿一笑,神情馋涟,想要将人带到怀中,美女,你想干什么,我都不介意的。只不过,是不是该换一个地方?”

秦珂雨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这个地方再搭上这句话,意思很明显。

但是,她可没有打算卖身!

这位先生,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秦珂雨努力装作镇定的样子,想要挣扎出手腕,我并没有那个意思。”

然而,男女力气相差悬殊,根本没办法逃脱。

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玩儿我呢?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我能轻易放过吗?”精英男站起身,神情猥琐,目光落在面前女人暴露在外的肌肤,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到了我跟前,还想逃跑?你就算不愿意,也得愿意了!”

你放开我!”秦珂雨提高了音量,心中的慌乱越来越大。

谁能想到还真就给玩出事来了。

付泽凯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不对劲,连忙正了神色就要上前去帮忙。

只是,他还没有到,就先看到一个男人将秦珂雨拉到自己的怀抱中,救下了她,并护在了身后。

他的脚步下意识地一停,只觉得,似乎……不需要他了……

秦珂雨躲在突然出现的男人背后,揉了揉被抓红的手腕,叫苦连天。

夏逸斜眼看了看她,脸色黑的可怕,但是眼底却又情不自禁地柔和了些许。

这张脸,这感觉,这气息……几乎已经可以很确定,就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个她!

第三章究竟是谁?

他终于找到她了……

身体止不住兴奋的微微颤抖。

刚刚事情的全过程,他都收入了眼底。

可以肯定的是,的确是这个女人先去招惹别人的。

想到这一点,垂在双侧的手猛的不自觉收紧,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涌现点点愤怒。

这个女人,怎的就变成了这样?

精英男见自己好事被破坏,心情十分不悦,叫嚣道:喂,你是谁啊?没搞错吧?想要英雄救美吗?你妈没告诉你,不要多管闲事吗?”

夏逸转回了目光,眸色冷的可怕,周身弥漫着一股压迫人的气势,吐出一个字:滚。”

精英男吓了一大跳,感觉到这人自己或许惹不起,心中打了退堂鼓,又觉得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一个冰冷的视线投过来,他忍不住一个哆嗦,咽了咽口水,还是选择转身离开。

边走边嘀咕:真是晦气,工作这么累,还以为能碰上艳遇放松放松……”

解决完这个事情,夏逸转过身,正面对着秦珂雨,面色凝重,皱了皱眉头,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

这位先生,我做什么,好像和你没有关系吧?”秦珂雨强扯出一个笑容。

虽然的确是他救了她,但是这个男人未免管的也太宽一些?

夏逸盯着面前的女人良久,突然冷哼了一声,唇边溢出一抹讥笑,这种事情,你做过很多?所以,习以为常,丝毫不在意?”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秦珂雨一脸的莫名其妙,说着,就要转身回去座位,总之,谢谢你。”

你就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的吗?”夏逸故意略略提高了音量,声音里面满是冰冷。

心中有一团怒火在燃烧。

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冷静,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不过短短的几分钟内,就全部瓦解崩溃。

只要想到她刚刚去搭讪男人的熟练模样,便忍不住生气。

不该是这样的……

听见这话,心情本就不太好的秦珂雨顿住了脚步,再加上酒精的作用,根本没有想到要顾忌什么,被人如此训斥,心中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只想要狠狠还击回去。

回身,她轻轻笑了笑,却满是嘲讽,你这种不是男人的人,又怎么会懂得我们成年人之间的事情?”

你说什么?”夏逸握紧了拳头,脸色阴沉的可怕。

秦珂雨却没有发现,一点儿不害怕的样子,需要我再说多少遍,满足你。”

这下子,夏逸是彻底被激怒了,他直接拉起秦珂雨的手,强行将人往电梯那边拉去,好啊,那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成人之间的事情!”

秦珂雨瞬间清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用尽力气往相反的方向回拉着。

然而,还是被一点点拽着走了。

周围有不少人注意到这里,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忙阻止。

放开我!”秦珂雨的挣扎一点儿用都没有。

夏逸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看她,手上的力气没有减轻,脚步也没有停下。

见到这一幕,付泽凯顿时反应过来,想要追上去帮忙。

然而,才刚动了脚,就被身旁的好友阻止了,你该不会没有认出那个男人是谁吧?我们惹不起的!只能说是秦珂雨倒霉了。”

付泽凯顿住了脚步,仔细去看,这才发现,原来强行带走秦珂雨的男人,就是这个城市乃至全国都鼎鼎有名的夏氏集团的总裁!

夏家,是连付家都要避让三分的存在。

他能莽撞吗?

付泽凯犹豫了,却是闪过一丝侥幸,外界都传闻,夏逸对女人丝毫没有任何兴趣,只怕是秦珂雨不小心惹到了他,实际上并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也就是这个空档,秦珂雨被拉了电梯,直升最顶层的豪华房间。

一进门,夏逸便松开了秦珂雨的手,目光冷冷地盯着她。

离开了酒吧喧嚣的氛围,这里十分的安静,秦珂雨顿时就清醒了过来,酒也醒了不少。

她刚刚到底在做什么?

这该死的冲动!

心中一边暗自懊恼,一边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皮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看够了吗?”夏逸面无表情地动了动嘴,眸底幽深,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却是周身气势俨然。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可怕,就连温度似乎都下降了些许。

秦珂雨也不傻,一下子就发现自己似乎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背后直冒冷汗,低着头咬唇想了想,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佯做笑脸道:这位先生,不好意思,刚刚是我喝醉了撒酒疯,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着,就想要去开门。

夏逸一把将她握着门把的手按住,冷哼了一声,现在才知道怕?晚了!”

天知道,再次遇到她,他是多么的激动与兴奋。可是不过一秒钟,她便让他的心情从天堂掉到地狱!

脑海中不停回放着刚刚她勾引男人时候轻佻的语言和动作,呼吸越来越浑重,怒火占据了双眸。

不是说要满足我的吗?”他抓着她的手,凑过去,一点点逼近,跑什么?”

秦珂雨不自觉地向后退着,慌乱渐渐充满整颗心,颤抖道:你……你要做什么?”

话音落下,后背触碰到冰冷,已经退到了墙边,无路再可退了。

夏逸不费吹灰之力地就将她的双手举高到头顶上方,死死压住,禁锢着不让逃脱。

你不是应该很清楚的吗?”他勾了勾唇,嘲讽一笑,当然是做成年人之间的事情!”

喂,你……”

夏逸一个俯身低头,秦珂雨没有来得及说完的话就被他尽数含进了嘴中。

他的吻充满了霸道的占有欲,像是恨不得将面前的人儿融入身体一般。

秦珂雨睁大了眼睛,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不停扭动着身子,胡乱挣扎着。

什么情况?

她竟然被人强吻了!

夏逸愈发吻的无可自拔,没有人知道,他渴望这一刻多久了。虽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却让他想要的更多。

轻轻咬了咬女人的下唇,得逞之后,灵巧的舌头放肆的席卷着。

秦珂雨挣扎地更加用劲儿了,却好似一点作用都没有。

她不停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尽量让男人能够停下来。

殊不知,无意识地挑拨,让夏逸的欲火越来越高涨。

顷刻间,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要了她!

《一往秦深》小说已经完结啦,想继续阅读精彩内容的朋友们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一往秦深》即可,要记得关注我们哦!

一往秦深

一往秦深

作者:冷暖自知状态:已完结

《一往秦深》小说的主角是谢朗秦珂雨,是冷暖自知写的现言小说,精彩片段节选:生日聚会大冒险?势在必得答应!然而……身处险境,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谁?莫名其妙的愤怒又是什么鬼?竟然带她孤男寡女进了房间?拜托,先生,小女子不仅不认识你,还是名花有主好吗?什么?未婚夫被踹?她被迫天天见到他?好吧……可是……怎么慢慢就习惯了危险时候他的到来?怎么会开始期待幻想与他的未来?在这场博弈中,她的心却逐渐沦落……当真相一点点揭开的时候,她是选择投入他的怀抱,还是转身离开?

在线阅读